娱乐八卦网

中国音乐二十年:太合向左,摩登向右

本站编辑
欢迎访问首娱网

《乐队的夏天》结束了,但关于摇滚和中国音乐的故事还远未结束。

 

 

乐夏之争,表面是乐队之争,背后则是太合音乐和摩登天空的较量。作为从唱片时代起,中国音乐市场硕果仅存的两家公司,太合和摩登的故事,本身就是中国音乐的商业发展史。

 

 

从97年起,再到二十多年后的今天,比他们大的只剩下“三大”(索尼、环球、华纳),比他们小的也早被历史的洪流吞没;在中国做音乐不赚钱,在这二十多年的历史里,摩登和太合显然生存不易。

 

 

但太合音乐和摩登天空发展至今完全是两个逻辑,从校园民谣出圈、再到SP时代续命,被互谅蹂躏后选择拥抱互联网,太合一直是随着时代变化的;摩登则是二十年来一直坚持独立音乐,中间惨兮兮时差点破产,直到近几年线下演出热才回过神来……

 

 

前段时间太合传出了IPO的消息,摩登也在前两年陆续拿到好几轮融资,看起来中国音乐和这些唱片公司的黄金时代要来了,但事实果真如此吗?

 

- 壹 -

 

1996年,宋柯从美国学成归来,同在清华的学弟高晓松听闻后来到新大都市饭店找到他,希望找合伙做一家唱片公司。

虽然在清华读书时被称为音乐才子,但彼时的宋柯已然放弃了音乐,正着手于珠宝生意。不过,在他归国时带着的行李里有一把吉他和一摞唱片,证明他曾经热爱音乐。

席间,话无半晌,酒过三巡,麦田音乐就这么成立了。

500

在麦田音乐成立初期,对于颇有音乐天赋的二人来说,填词、谱曲、找歌手都不是什么大问题,况且彼时的高晓松在音乐圈里已经小有名气,1994年大地唱片发行的《校园民谣》中最火的三首歌都是高晓松写的,那盘磁带上市两周就卖出了24万张。

毫无意外,麦田成立后发行的第一张专辑《青春无悔》大获成功,也顺势将叶蓓、小柯、老狼推到了大众的眼前。

500

 

麦田音乐就此一炮而红。

隔年,同样有一个年轻人靠着做印刷生意赚了点钱,终于有本金去实现自己的音乐理想——为自己出张唱片,做一名Rock star。

这个年轻人是沈黎晖,当时的他的title除了印刷厂老板外,还是清醒乐队的主唱。

97年的摩登天空严格意义上来说不能算一家独立的音乐公司,充其量算是沈黎晖印刷厂旗下的一个部门。

沈黎晖给自己的乐队唱片前期投了70万,这在当时行业内不是一笔小数目,能让他有把握下注的原因是在《校园民谣》发行的那年,一张主打摇滚风格的合集《摇滚94》出版,在未做宣传的前提下,正版突破了15万,盗版更达30万。而沈黎晖所在的清醒乐队的《石头心》就是该辑的主打歌。

 

500

摩登天空发行的第一张专辑是清醒乐队的《好极了!?》,随后专辑大卖,沈黎晖那些几乎是挥霍掉的钱都赚回来了,“摩登天空”的经营也就此步入正轨。

谁能想到,后来影响中国独立音乐最重要的两家音乐公司就这么潦草诞生了。看起来,开局还不错。

- 贰 -

麦田音乐成立前后,高晓松的BB机上突然收到一条消息,大致有人是听到了高晓松的名号,想要卖他几首歌,高晓松回复,“行啊,你来公司说吧。”

宋柯记得第二天,有个看起来十分内敛的年轻人扛着个吉他就跑到了公司,自弹自唱起来。几曲过后,听的高晓松和宋柯感动到泪流,立马拍板签下了他。

这个人就是朴树。

500

 

几乎同一时间,沈黎晖为了让刚刚成立的摩登天空看起来不那么“自产自销”,找来了工艺美校的同学,还签下了一支名为”金属车间的形体师傅”的乐队。当时乐队特别高兴,觉得自己终于可以出唱片了,人家问他们签的哪家公司,他们回答:一家印刷公司。

后来“金属车间的形体师傅”改名为了“新裤子”。

新裤子的第一张专辑的发行时间是1998年,朴树则是1999年,这两张专辑卖的都挺不错,但在那个年代正版卖的多,盗版卖的更多,这两张唱片对于幕后麦田音乐和摩登天空而言只能说赚了个名声。

 

500

彭磊记得当时那张专辑只带来了差不多一万元的收入,远远不及自己想象中能把床下塞得满满当当。所以为了糊口,乐队的三人除了写歌演出外,都有自己一份“正经”工作。

另外一边,朴树在麦田也没靠着发财。由于他对于音乐太过苛刻,所以直到和麦田签约三年后,才推出了自己第一张碟。

为了首张专辑的高水准,朴树没找宋柯商量,直接请来了张亚东做制作人。事后宋柯听说,有些惊讶,“你疯了吧?找亚东做,他多贵啊?“

500

 

朴树:“丫说,他可以不要钱……内什么,我的词曲费也不要了,还可以……蹭菲姐(王菲)几天棚。”

看着紧张到结结巴巴的朴树,宋柯倒也没不好意思,“啊?那行吧。先欠着。”

宋柯多年后在朋友圈回忆起这段往事时,将其定义奸商和艺术家的对话,但背后的事实宋柯心里门清,虽然唱片卖得都不错,但麦田音乐却面临着巨额亏损,“我们四年下来才发了三张专辑,尽管唱片大卖,但也不足以平衡公司四年的运作。”

宋柯甚至想过干脆把公司卖了,最后是靠着刘欢和上海一个朋友先后总共借给他约百万元人民币让他扛过了最难熬的时候。

摩登天空当时也过的也是惨兮兮。沈黎晖在北京郊区本有四套房,艰难时期,全卖了。他索性住进公司,挤公交出门,员工也只剩下三个。有一个颇为有名的段子,当时沈黎晖说要请客吃饭,五六个人一起吃饭,他只点三个菜。

- 叁 -

和摩登天空长达十年的阵痛期相比,麦田音乐充其量只能算是短痛,因为到了2000年,麦田最苦的时候,被想要进入中国内地音乐市场的华纳接盘了。

搞民谣的麦田能进入“五大”,而搞摇滚的摩登却不行。这一点,或许从94港红磡后就已经注定。很多人把中国摇滚第一次衰落的原因归结为张培仁没再归来,或许这个一手把“魔岩三杰”捧红的台湾人走时已经知道,在当时的体制之下,有着叛逆、反抗标签的摇滚乐是难能登上“大雅之堂”的。

虽然90年代末随着汪峰、郑钧、许巍乃至清醒乐队的出现,看似摇滚大有中兴之势,但一切也不过是镜花水月。

 

500

彭磊在《北海怪兽》中提及,“摇滚乐还未走入地上,就又回到了地下。”那几年,这个乐队主唱的主要收入来自动画事业。

与之相对的,早在2000年时,朴树虽不情愿,但已登上春晚,进入了主流舞台。

有趣的是,2001年已经改头换面的华纳麦田为叶蓓发行了第二张专辑中,《彩虹》MV的动画就是彭磊做的。

彼时的麦田看起来挺风光,但也只是和摩登天空比起来。盗版风潮、互联网和数字音乐崛起、日韩以及港台流水线炮制的情歌和偶像都在挤压着内地唱片公司的生存空间。

 

500

标签:

欢迎访问首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