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八卦网

在快手,看见神曲背后的音乐人

本站编辑
欢迎访问首娱网

歌手难免遭遇过气的境遇,但在快手,这种担忧可以被大大削减。

很多音乐人在成名曲与代表作之后,即使鲜少发新歌,只是翻唱和演绎经典,粉丝也很是买账。快手音乐负责人袁帅告诉娱乐资本论:“相比他们的歌曲,粉丝更喜欢看的,是唱歌的这个人。”

这是快手吸引2.8万音乐人入驻的原因之一,也是“老铁文化”在音乐领域的显著表现。

即使是金志文、张磊、刘心等知名歌手和音乐人,也纷纷选择入驻快手,一来可以为新歌的宣发达到更好的效果,二来也可以通过翻唱,加强与粉丝的互动,保持热度。

500

部分已入驻快手的音乐人

而更多的像胡子歌、王贰浪、阿涵这样的草根音乐人,凭借自身的原创歌曲,在快手获得了大量的粉丝与持续的关注,他们的歌曲经过不同的演绎和诠释,成为了当季的热歌,而他们自身,也得到了真金白银的回馈,改善着自身的生存状态和创作环境。

七夕刚过,《可不可以让我对你好》、《没有人爱》两首神曲再度火爆快手,其中《可不可以让我对你好》快手站内使用量、播放量双双排名 top 1,歌曲相关作品在快手站内播放量达 12.5 亿次,《没有人爱》快手站内使用量 top2、 播放量 top 4,推广期间快手站内相关作品量达 390 万,而同时这种热度也扩展至快手外的其他音乐平台,三天内,两首歌曲分别飙升至酷狗 top 500 榜单 NO.49和 NO.81,被众多明星、红人不断演绎、出圈的同时,也印证了快手在音乐方面的推歌能力。

500

如今,快手又推出音乐直播入口,吸引5万粉丝以上音乐主播入驻,进一步丰富着快手的音乐生态,为快手音乐人提供了新的流量入口。

这届快手音乐人,没那么难

“可不可以让我对你好,我有多好你不试试怎么知道”/ “在没有情人的情人节里,买个礼物送给自己”,整个七夕,一首主打恋爱甜蜜向的《可不可以让我对你好》,一首唱给单身朋友、戳到心坎的《没有人爱》,频频出现在快手的推荐和热榜中,席卷了整个快手。

500

为此,快手还专门推出了七夕情歌大作战活动,以恩爱喵 PK 单身汪为主体,通过魔法表情、趣味同框、经典翻唱等方式,引发了全民性的参与,无论是热恋中的情侣,还是一个人的单身贵族,都能找到唱出自己心声、适合自己的那个BGM。

500

《没有人爱》是球球的最新单曲,目前,她在快手有1972.9万粉丝,她视频里表现最多的就是自己的各种翻唱,虽然也会有一些拍戏花絮和段子,但歌手显然是她给自己打上的最明确的标签,而为了推广新歌,她干脆把自己的快手昵称改成了「球球新歌《没有人爱》」。

《可不可以让我对你好》则是出自被称为“90后神曲偶像第一人”的宋孟君之手,此前《王者荣耀》、《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像极了爱情》等神曲都出自他手,宋孟君在此前的采访中曾表示“用户对音乐的需求是情感的载体,那我们的音乐就一定要直奔主题,去满足他们一定时期的情感需要”。因此,这首《可不可以让我对你好》也是准确把握了当下年轻人的恋爱心理,引发了极大范围的共鸣和响应,快男刘心也在自己的快手上进行合唱,参与了七夕情歌大作战活动。

而除了球球和宋孟君,快手还改变了一批音乐人的境遇和命运。凭借原创歌曲《曾经的记忆》在快手火起来的草根音乐人胡子歌,已经从苏州大排档唱到了北京五棵松华熙Mao Livehouse ,他说“一个音响,一把吉他,再加一个快手,养活了我们一家六口。”如今,他在快手已经拥有粉丝320万,近期又发行了新歌《从熟悉到分离》。

500

而三年前曾凭借一首《过客》走红的阿涵,也在加入快手音乐人后迎来了自己事业的新转折点,快手提供的全面版权合作方案,包括保护、宣发、增值等多维合作,让阿涵将更多精力投入音乐创作,也因此有了后来的《感谢你曾经来过》、《我要变好看》的面世。阿涵说:“加入快手音乐人后,影响力和收入一样有较大提升,这为她专注创作提供了更有力的支持。”

500

而快手音乐人曲肖冰因翻唱一曲《后来》,通过200个短视频、50个音乐作品成功吸粉580万,赚取了不菲的收入,成为快手音乐人变现盈利的成功典范。曲肖冰说:“我特别希望大家都能过得很好,不是每个搞音乐的都要很穷那种。”

500

而如今,快手音乐人可获得精准推送的流量扶持,更有机会获得专业团队为自己量身打造歌曲作品,登上热门综艺等优质宣传渠道,以及获得线下商演、见面会等变现渠道。越来越多的原创音乐人以快手为“起点”,走向Livehouse 、走向主流选秀、走向万人演唱会等更大的舞台。

据娱乐资本论了解,快手音乐人计划从2018年4月开始,目前已有2.8万音乐人在快手传共发布3.2万个原创作品,平均每周发布音乐视频6.3万个,总覆盖粉丝数3.9亿,覆盖粉丝日活1亿。

喜欢好听的歌曲,但更喜欢唱歌的人

“副歌第一句一定要扎心”,相比于其他短视频平台神曲的强节奏、强渲染与洗脑性,快手的热歌更多表现出强情感、强共鸣的特性,多半表达年轻人在爱情中的苦闷、在生活中的坎坷、在人生上的迷惘。

在音乐人思琪看来,“今天的快手热歌,其实和过去张学友、刘德华式苦情歌、张信哲式苦情歌,本质上没有差别。”他们都是对自身情感的一种真切表达。

而与其他短视频平台往往强力推头部不同,快手在音乐方面依旧遵循一贯的算法普惠原则。无论是张磊、刘心这样已经在大众端有知名度和影响力的歌手,还是唱酒吧、街头的草根艺人,又或者是喜欢翻唱、改编的业余爱好者,在快手都能被看见,创作出好的作品都能获得应有的回报。

“快手不是个封闭的池子,不是必须有一定的粉丝基础或者加权才能被看见,它相对开放和自由。”独立音乐人老白告诉娱乐资本论,这是他入驻快手后的直观感受。

标签:

欢迎访问首娱网